首 頁 >論 壇 > 輕松一刻 用戶登陸 我要注冊 忘記密碼?  
潛水無罪,灌水有理!
快速搜索:
主題:四 明 山 之 行您是本帖的第 3268 個閱讀者
baifu

管理員
發帖:13
主頁:我是誰啊?aaa  EMAIL:baifu@100fnb.com  QQ號碼:  IP地址:未知  來自地區:未知樓 主
 四 明 山 之 行

         這個月初的時候朋友約我去參加一個由大家自發組織的野營活動,問我要不要一起參加,我說:“好啊,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想那肯定會很有趣的”。但那幾天剛好是下雨,所以朋友說如果當周下雨的話這活動就推后一周。1日、2日因為下雨所以就取消了,時間到了第二周周四的時候,朋友說這個禮拜周六是陰到小雨,周末天氣放晴。所以這個周末我們決定征程。說實話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沒有剛一開始的激情了,因為周四在下大雨啊,再說天氣預報說周五還會下雨,鬼才知道這個周末的天氣預報是不是亂報呢。萬一還是下大雨,那晚上在外面搭的帳篷豈不是會變成一葉方舟隨波逐到河中央去啊。正猶豫著呢,朋友說你不去可以的我們還是要去的,天哪這不是刺激我嘛。“好,我去,大不了變成方舟上面的一條小蟲,游吧。再說了還有你們賠我游呢”。定好了出發的時間和地點。
        周六早上南站九點準時出發,想不到到最后的只有六條人,剛開始是說好十三條的。唉、、、!也不管他們了,六條人背上重重的行囊(確切的說是即將會變成方舟的那三葉帳篷了)當然少不了補充能量的,一起坐上了去余姚的中巴,經過一個半多小時的顛簸到了轉余姚去四明山的車站,隊長告訴我們到靈溪下車完了再徒步估計要兩到三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對于這個計劃來之前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所以沒想那么多。由于人比較多我們上去已沒座位了,只好站著了。車帶著我們在那山里山彎里彎的平坦柏油路繞圈圈,剛開始還有說有笑的,可在說笑的同時突然從旁邊的座位上冒出一句話:“你們是不是跟章煒一起的六個人啊”,“咦!你怎么知道?你認識章煒?”。“那,他不是站那兒嘛”。“哦!原來你們早認識的,隊長你什么意思啊,這好象不符合情理啊太失禮了吧”。隊長搖頭無語,只給我們介紹了她叫—丫丫(丫丫,到后來變成了象我們行走在黑暗四明山樹林里出現的一盞一千瓦特的太陽燈那么明亮),我們都打了聲招呼,看著可愛害羞的隊長也就沒多問了。車子繼續沿著那一道道彎繞著,可沒繞到一半有人出現癥狀了---吐唄,不過說實話這圈繞的弧度還是有點的,沒六十度也有三十度吧!能不吐嗎,我這個人有點不好,就是看見人家吐了我也會進入狀態,好象我跟那個人是同個胃同個感覺器官一樣的,不過最后幸虧自我調節能力比較好啊,忍住了。在這里我想感謝一下我們的隊長,他比我控制力強,一路照顧出現癥狀的的隊友!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天哪!終于聽到售票阿姨那帶著濃重的四明山口音:“靈溪到了”。興奮啊,整理行囊趕緊下車。跟丫丫說了再見。一下車大家都顧不及外面下著小雨要穿雨衣,而是以最快的速度交換了一下在城市里好久沒享受過的的純天然的四明山氧氣啊!一個字:爽!我看著所有的人都作出了習慣性的那個享受姿勢--抬起頭,閉上眼睛,深呼吸一下,然后再嘣出一個字:爽!如果這時沒人說趕緊準備一下,抓緊時間(因為我們下車差不多下午一點多了)要在天黑之前趕到目的地。我想我已忘了下午的征程,太享受了那下雨間山里的空氣了。于是大家就趕緊把該背的都背上,該穿的都穿上。隨著隊長的一聲:let’s go!唱著熟悉的《團結就是力量》上路了,一邊徒步一邊不忘一個勁的往早已發出咕嚕咕嚕響的胃與其連著的嘴巴里塞食物,平時不覺的怎么地的東西-慢慢嚼,慢慢咽,再慢慢感覺一下,嗌!味道非常不錯還有效果體力倍增啊!剛剛下車時的那一絲涼意也被這股熱情蒸發了,再深呼吸一下,哇!我想此刻我詮釋了心曠神怡這四個字的意境。再來兩個字:真爽!就這樣我們一行六條人加快了步伐,繼續唱著斗志高昂的‘進行曲‘,腳下采著被雨淋過清晰可見而且是五顏六色的石子(估計是是四明山獨有的),不時的發出咯吱的響聲。我們聊著侃著享受著這大自然帶給我們的舒爽與清醒。時間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的過去,突然聽到了前方不遠處有狗叫聲,繼續十分鐘路程前面出現了一個三叉路口,路口的左邊果然站著一只大黃狗,用它那最有力的聲音沖我們吼但始終沒有靠近我們,第一感覺好象在指引著我們要往它站的方向走。我們停下腳步隊長從他的口袋里掏出好象是一張“藏寶圖”,隊長說這是人家給他畫的,左邊是什么路右邊是什么路中間有條小路,我們要走的就是中間的這條小路。那時的我很自然的抬起頭看了看這三條路,左右兩邊的路還比較寬屬正常的山間小路,但目光轉到中間的路時,首先是一個坡不象條路,中間的一些雜草跟樹木好象有人專門砍掉的只留下石頭跟泥土象條隔離帶,大約三、四米寬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可以看的見的足印。隊長問了我們有什么意見沒,我們的回答是一致的:“聽隊長的”。“那我們就沿著中間的這條路出發”,隊長說。那只大黃狗象是聽到了我們的決定,吼出的聲音好象更有力,我們爬上坡的時候居然也跟著來了,一直跟我們打著“招呼”,用它強有力的聲音繼續朝我們吼著,隨著我們爬的坡度的提高它也跟著往上爬,我們也不時的回過頭跟它說著:旺財,回去吧,我們已經決定了往這邊走,希望你能夠給我們帶來好運!直到我們到達坡頂的時候,旺財才放慢它的步伐壓低它剛才有力的聲音,看的出來好象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奈,只望著我們漸漸遠去的背影。好有靈性的旺財啊!這是我的感嘆。我們的徒步繼續,繼續在彌漫的雨霧中,繼續在沒有任何腳印高低起伏的防火帶中,繼續朝我們的目標行進。
        累了,就休息一會兒。坐在石頭上閉上眼睛深呼吸一下再一次的呼吸大自然賦予我們這么神清氣爽的空氣。暫給能量后,繼續著我們的行程,我想因為是防火帶的緣故我發現我們走的路越來越覺的不是想象當中的山路,而且越走越覺得這不是朝我們目標行進的路。大家開玩笑說:行走在這樣的山路,我們倒象是勘察隊象是探險隊,不象是有目的地的野營活動。說歸說但在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里我們沒有任何人懷疑過我們走的不是正確的道路,我們相信隊長。再者我們知道這種時候我們一切要聽從指揮,不能有任何的懷疑。一路上我們沒有太多的話語,因為路不好走,所以都只是小心的看著腳下的山路前進著,每到一個不好走的拐彎或者下坡段都是:“小心,先采穩腳,一步一步來,下坡一定要靠近有樹或者有草的邊上走。”你照顧我,我照顧你。當我們拐過一個比較陡且又較滑的彎后我們看到了一條比較寬且又比較平坦的山路,走近細看后,讓人感覺這好象是一條幾年都沒人走過的山路,我們所有的人既希望又失望,但沒有影響我們的心情,我們依然沒有停下腳步,因為我們不能去想太多。這時有的人還唱起了小曲鼓勵一下,緩解了一下當時的氣憤。因為是平路所以隔段路都會出現小溪流水,大家都會停下來傾聽一下那流水聲,感受一下那雖然有點涼但很清澈的溪水讓自己刺激一下提一下精神。然后繼續前進。
        時間不能控制的在流失。當我們經過最后一個小溪流,走過一點有段上坡路,上去后讓我們感到意外的是出現了一個三叉路口,大家立馬停下腳步看著前面的三叉路口。這時我們的隊長說了一句話(我想這句話我們其它幾個人之前都想過但可能都只是一閃而過):我想我們是走錯路了,現在大家發表一下意見該怎么決定。看了一下時間十五點一刻,距離我們下車徒步到現在已兩個多小時過去了,看的出來隊友們都顯示出了有點疲憊的狀態。大家都在討論著:“時間也不早了要不我們原路返回,至少我們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但想想如果現在原路返回時間最快要兩個小時,也就是近六點那時天肯定是黑了,回去的車估計也沒了;如果返回再換正確的路走,還需要走兩到三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但一個關鍵問題是我們誰也不知道目的地到底在哪里,這一折一返需要五六個小時能吃的消嗎”。大家暫且就沒有再討論這個決定。大家的目光又看了看眼前的三叉路口,發現往左邊的路可以往下走但路面雜草叢生,好象從開辟那天到現在就沒人走過,所以不能確定往這邊走可以到達哪里,否定。而右邊的路路面較平雖然沒留下別人的足跡,但給人可以想象在不是很久以前這條路有人走過,主要是因為它象條路。經過討論,隊長決定往右邊這條路再走半個小時之后看情況,我們所有的人都--恩了一下。其實這聲--恩,我想體現更多的是大家的迷茫與信心不足,但我們都聽從了隊長的指揮。因為沒有人會知道再半個小時的腳步是踏在怎樣的地面上,也許是那條我們一直想要找的柏油路;也許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仰天湖;也許是…不敢去想那么多了,會打擊信心的。出發了,我們依舊沒有說更多的話都只是堅持著。時間已經是四點多了,走的路算是比較平坦。看著大家,疲憊再一次體現在走路的姿勢上,但沒有人說我走不動了我要休息了,始終堅持著,堅持著希望半個小時以后看到我們的景區。,時間繼續著,我們的路延伸著,有一點糟糕的是路面不段的有樹枝甚至是整棵樹(都是年邁的或者老死的樹)擋在中間。這樣的現象當時在我的心理不乏有點涼意,想著這條路可能很久沒人走過了,會不會不遠處就沒出口了呢?不行,我跟自己說不能去想太多,因為一起的還有五個人我們是團隊,這個時候決不能出現這種消極的想法。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忘記了半個小時的概念,沒有任何人提出來半個小時過了,可我們還是沒看到什么該怎么辦啊,沒有人說。大家還是默默的。我當時包括現在都不知道怎么來形容當時我們六個人形成的那種默契,正是這種默契,這種信任讓我們最后取的了勝利。可能當時都想著不要給大家添麻煩,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而掉大家的隊;可能想著不管怎么樣只要堅持到底始終可以找到景區的;可能想著我們是團隊,不能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我們有隊長打頭陣要互相鼓勵互相信任絕不能喪失信心,勝利終歸是屬于我們的。
       時間,依然是我們最大的敵人也是我們最大的動力。我們又一次走到了一個小溪邊,水流較急且過溪的石頭完全被水淹沒,沒有猶豫所有男士自覺的搬來石頭鋪好墊腳過河,都過去后走一點有個上坡小轉彎又進入到另一段路。“哦,天哪!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嗎,車子的輪印啊!車子的輪印啊!新的,那是新的!”我們的隊長突然喊道。親愛的讀者們你們自己想象一下吧,我們所有的人當時會是怎樣的心情啊!那簡直就象一幫一心想著挖到金礦的“賊”,經過迷茫;經過風沙;經過饑寒;經過生命死亡的邊緣,經過還有很多的說不出來的苦難的時候,突然有一道光線而且是金光閃閃的那種,金礦啊!那是金礦啊!大哥。那是生命,那是希望啊!你說這幫“賊”能不把他們的“賊相”表露無疑嘛。我們每個“賊”,哦不對,我們是人不是賊,突然一下象是注射了那種叫什么劑,哦對是興奮劑一樣的那種感覺,連笑帶哭的興奮不已啊。那是生命那是希望,感覺到了,我們的目標已經不遠。最起碼我們知道我們迷路,可以出的去。頓時精神倍增,那一刻我想做點什么,想了想哦對中午半個窩窩頭還沒吃完趕快拿出來小慶了一下,說實話其實是肚子真的是餓了。因為高興因為突然的放松。解釋一下之所以留著那半個窩窩頭(當然還有其它的東西,但不多了),是因為我不敢確定我們晚上會在哪里安寢。如果到達不了目的地,那就意味著我們晚上不能篝火燒烤,也就是說我們的晚飯就必須靠中午沒吃完的剩下的填充,甚至第二天的早餐也是。考慮到這點所以我留了點東西。但現在我看到了車輪印,就好象看到了很多的餅你知道嗎。這時每個人都欣喜若狂甚至欣喜都忘了已經走過了三個小時的疲憊,擁有的都只是興奮與期待。每個人都堅強的讓自己加快了腳步,就在前方不遠處我們看到了路標,那路標是那么的清晰那目標是那么的顯眼-四明山鵓鴣自然景區。感謝上帝!我們終于找到了。我們暫停在那個路標下,仔細的看著那個路標,從那個路標里看出了我們走的是什么路,其實是我們走了相反的路。大家都深深的嘆了口氣,不由的發出感嘆:原來是這樣啊!累了,真的是累了。歇下來第一反應就是趕快補充能量。有幾個隊友掏出了珍藏了一下午的充能食物,那一刻我在想好象大家跟我藏窩窩頭的理由是一樣的。要把最好的東西留到最后。我不知道我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對的,但我不是懷疑任何一個人包括我們的隊長,因為我知道我們是一個團隊,而且我們沒有一個人之前來過這里,相反我應該要感謝,我們的隊長因為是他帶領我們此刻走出來了,還有堅強的隊友們!由于時間的關系我們稍微補充了一下能量,繼續趕路。因為還沒有到達最終的目的地。接下來是一條由人工鋪砌的整齊的石頭路,旁邊是棵棵都挺拔比直的松樹,可以想象如果這個季節是春天那景象一定是鳥語花香的人間仙境。但仔細看,秋天的此處風景也是另外一番啊,每棵樹好象要把它自己最頑強的一面展現在我們面前,雖然地面上掉了它們不少的細小“神經”,這些“神經”靜靜的而且錯落有致的躺在本屬于它們的主人的懷抱里,好象在為主人保護著、溫暖著即將到來的冬天。路邊的小溪湍急的發出嘩嘩的流水聲,小草在這個季節已是黃色一片安靜的貼著地面,象是在傾聽流水聲。我們充滿著興奮的腳步,穿梭在樹林里的小徑。又一次聽到了那熟悉的《團結就是力量》,唱著喊著不知不覺在樹林里穿梭了一個多小時,中間經過了一個瀑布景區拍照留念繼續趕路,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我們腳下的路也越走越變的不平坦不再有剛開始的整齊有致的石頭,而是泥沙加小石子,偶爾有一段是大石頭鋪砌但因為是剛下過雨石頭有些滑,稍不留神就有兩人滑倒,爬起來拍拍屁股繼續。我們相信前面就是目的地,可越走路就越往下,越走前面越不象有我們的目標-仰天湖。看著有點不對,我們都停下了腳步,等待著隊長的再次確認。隊長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跟她詢問著,報告著我們的位置。“果然我們走錯了,看來是興奮過頭了”,隊長掛了電話嘣出了這樣一句話。所有的人嘆了口氣,但仍然等待著隊長的決定。“原路返回,丫丫跟她爸過來接我們”,隊長說。當時還沒反應過來,就噢了聲。大家原路返回,走著走著突然想起,丫丫?天哪!還跟她爸過來接我們?不是吧,隊長。怎么會是丫丫呢。她們家就在這里的?我一連串的疑問。隊長給我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剛才就在給丫丫打電話的,確定她跟她爸來接我們的,事情就是這樣的。”隊長的回答顯的很肯定。一邊走著一邊納悶著,想想不管了,不要問那么多了反正知道了丫丫還有她爸會來接我們的。可原路返回還有一個關鍵的因素就是時間,還需一個多小時,看看每個人的表情,雖然聽到了一個好消息但卻因為疲憊與饑餓,腳步明顯的慢了一半,看起來還一橛一拐的。唉!加油啊我的隊友們,我們再過一個多小時就可以享受丫丫家熱騰而又營養的農家菜了。加油啊!天色越來越暗了,路走的也越來越艱難了。我們拿出了幾盞小小的孤燈,照亮的范圍很有限,所以只能小心再小心的走穩腳下的每一步,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打燈你照顧我我照應你。半個小時過去了,疲憊、饑餓更有寒冷再一次讓我們所有人感受到了腳步的沉重,路途的艱辛。唱著歌,喊著口號,每個人都試圖用最大最高的聲音唱出來喊出來,用來振奮自己。隊長也想盡各種辦法配合著我們能夠提起精神,堅持下去。頑強的走完這剩下的半小時路程。。堅持堅持再堅持,半個小時的路程我們仿佛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從天蒙蒙亮直到天完全黑了下來。最后我們用我們的意志戰勝了這半個小時,我們用我們的默契戰勝了這半小時,我們看到了比我們孤燈亮幾十甚至幾百倍的燈光,我們聽到了丫丫那熟悉而又親切的聲音。上帝!那一刻,讓我們忘掉之前那五個小時的所有所有,一起來享受丫丫或者由隊長跟我們自己一起努力帶來的這份成功的喜悅吧!
       當我們用十分鐘的時間到達丫丫家里,放下身上所有沉重包袱的時候,我感覺我自己好象要飄起來要傾斜,自身很輕很輕。可以想象那拎起來并不重,但經過那五個多小時的征程后,那幾頂帳篷跟睡袋是多么的沉重啊!丫丫的媽媽好象早就為我們準備好了晚餐,只等我們來點名了。大家看了菜單后一致同意:土雞一只要燒湯的那種,土豆條一份,家常豆腐一份,地瓜一份隨便怎么燒,茭白雪菜一份,紅燒芋艿一份。為了省錢先上這些,不夠再點。哈哈!哇,居然還有個火爐啊!那不簡直跟到自己家里一樣嘛,每個人迅速的搬來凳子坐下先是文明的把外套脫了烘烤,接著是有人把褲腳抬起來往爐子邊靠近烘烤,再接著是有人說哎呀我的鞋也濕能不能烘一下啊,話還沒說完已經脫了,直接就往爐上擱。哎呀我的襪子也濕了,干脆都脫了都往上放了。哈哈、、、所有的人都笑成了一片,這一笑讓我們忘了之前所有的艱辛,所有的疲憊,甚至是此刻的饑餓。在我們身邊的只有火爐帶給我們的溫暖!還有丫丫與她媽媽做菜發出的喳喳的聲音!那一刻的感覺只有兩字—幸福!丫丫與她媽媽用了最快的速度去做好了我們的菜,只見丫丫她爸一盤一盤的往桌子上端。這是美味?這是佳僥?是的,這的確是美味這的確是佳僥。讓我們這群餓了很久的“野狼”一起來盡情享受這頓美味佳僥吧。看著一桌熱騰騰的菜,更顯眼的是那只雞,還有一大碗冒著熱氣的飯。我們又一次幸福的笑了!每一次夾的飯和菜到嘴里的時候感覺都是那么的幸福和溫暖。哇,這碗土豆好吃;哇,還是這碗茭白好吃;哇,剛上的土雞湯正點,居然還是兩大碗啊。來來多喝點多喝點,把下午丟失的能量都給補回來。哇,這碗番薯更正啊,純綠色的沒污染的,在寧波想買也買不到啊、、、就這樣你一刀我一叉的原本一桌的美味佳僥,在我們的狼籍下最后剩下的是那只土雞的屁股跟尸骨,湯里還能隱約的看到細碎的殘渣。其它的就不用說了,盤子簡直跟洗了一樣干凈。噢!好爽,好爽!拍拍肚子還發出感慨:我跟你說啊,我從來沒感覺過土豆、芋艿、地瓜、還有、、、從來都那么好吃過;我跟你說啊,吃了這頓飯我感覺以前我吃過的都是垃圾食品:我跟你說啊、、、都是意猶味盡、感慨萬千啊對于這頓飯!吃完飯隊長說:“因為時間不早了,我們先把東西整理一下檢查一下帳篷跟睡袋是否整齊,再考慮到景區里沒燈光看不到,所以先把帳篷固定線穿好再拿過去。到景區把帳篷給搭好,早點睡。”大家一致點頭。雖然這頓飯是付錢的,但我們出于人道主義還是要感謝丫丫,感謝他們的家人。感謝她們也出于人道主義在那一刻給了我們幸福,給了我們溫暖!更感謝我們的隊長,在關鍵時刻聯系到了丫丫,才有了那一頓!
        吃完飯整理好行囊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下過雨的秋夜有點涼。幸好景區不遠(就在丫丫家旁邊),我們六人三步并兩步的一會兒就到了景區。用我們幾盞小小的孤燈找到了搭帳篷的草地,選好位置動作迅速的花了十多分鐘就把帳篷小屋給搭起來了。整理好后每個人都迫不及待的鉆進了眼前的那間雖然看起來有點黑不寬敞但很溫暖的小屋!鉆進睡袋時躺下時,無不發出一聲感嘆:天哪,世界上最舒服的莫過于此時的感受啊!疲憊、饑餓、沉重的包袱都去他的吧。可能大家是因為第一次住在這慌郊野外除了我們的隊長(聽說他去過好幾個地方都是以這種形式的)都顯的有點興奮,所以剛開始睡不著。找個話題就開始聊了,由于我們三個小屋是挨的很近的,所以說話的聲音不用太大大家都能聽的見的。嘻哩哈喇的狂聊了一翻,聊著聊著就聽到了熟悉而又親切的聲音:呼嚕!漸漸的我們的聲音都小了下去。累了,都不愿再吵醒他人了。時間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沒有了笑生靜了很多,但外面的風好象絲毫沒有要停的意思,而且越吹越大,吹的外面的世界只聽到風的聲音,呼呼的咆哮著我們的小屋;咆哮著整個仰天湖景區。我們的頭是枕著草地的,耳朵貼近地面時都能聽見風吹草動的聲音。很多人都進入了夢鄉,我覺得有點累但卻睡不著,每次都迷迷糊糊了想睡可睡不熟。兩眼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回味著今天的一切,那一幕幕場景一次次的決定一次次的鼓勵即刻展現在腦海里,笑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睡著了。半夜里突然一驚被凍醒了,看了看時間近三點了 。外面的風還是那么的猛烈,聽起來越發的寒冷。越發感覺我的被窩沒什么溫度,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冷啊!隔壁的依舊是很讓人羨慕的呼嚕聲,我只能忍受著,盤曲著努力的使自己進入睡眠狀態,翻來覆去的折騰了一個小時多。不容易的著了。當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我的小屋天花板變亮了,哦原來天已經亮了!轉了個身,全身有點麻因為只保持一個姿勢睡覺。看了一下時間,六點半不到。懶了會床,仔細感覺一下這以地為床的滋味還真不一樣,軟軟的。七點一刻起床了,睡了幾個小時,再加上昨天晚上的兩碗雞湯,感覺一下已恢復了體力。打開小屋的門迎面就是一陣冷風,頓時抖了一下有點冷但很舒服因為清新。第一次看清了仰天湖的面目,不大很自然沒有太多人工的東西,心想著這里平時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人過來這里,因為能給人陶冶的東西不多啊,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經過一夜寒風的吹拂,湖面上飄著陣陣的霧氣讓人很有一種跳進去洗個澡的沖動,因為象溫泉。再往遠處眺望,經過秋風秋雨侵襲后的湖景儼然一副“風徑綠蕪合,雨地紅葉多”的景象。秋天的雨后晨曦難免會給人帶來一股凄涼的感覺,整個景區靜靜的,沒有象春天的花香鳥語,也沒有象冬天的寒風刺骨。突如其來的一陣風還是讓我有點秋高氣爽的感覺,深呼吸一下所有的人晨跑開始,一圈下來氣喘噓噓但暖暖的,感覺比較舒服。時間的關系馬上洗刷,收起我們的小屋,準備我們的午餐—燒烤。燒烤時間從九點開始一直到中午十二點多,因為考慮到下午回去車輛班次比較少而且從景區出發還要徒步近兩個半小時才能到四明山鎮上坐車。所以隊長決定十二點半收拾好自己的行囊準時出發,臨走前按下快門留下了所有人的笑容。回頭看時景區里沒有人進來游覽,但那些樹那些草依然隨著秋風在擺動著,仿佛在跟我們說著再見!眷戀之余,不由的發出一句感慨:我們真的是比較另類,我們真的是比較勇敢!在帳篷里度過了一個寒冷且難忘的夜晚!除了那位晚上打呼嚕的仁兄,其它人都被凍醒過。
         我們沿著一條彎曲的柏油山路向車站方向奔去,一路上感受著四明山的氣息。迎著風繼續著我的深呼吸,感覺那一刻自己可以飛翔,可以張開雙臂擁抱四明山,擁抱遠處的樹,近處的草,還有我們走過的路一起飛起來。那感覺太舒服了!一路上我們沒有太多的休息,兩個多小時的山路盤繞,還是讓幾個人有點吃不消,所以我們只能是在保證時間的基礎上放慢了腳步。下午兩點四十,我們終于堅持到了車站。準時三點上了余姚到溪口的車,找到一個位置坐下來。天哪,原來坐著也是可以這么舒服的啊!看著丫丫跟我們的隊長聊的很投入,我把目光轉向了窗外,又看到了熟悉的典型的四明彎路,不一會兒就被繞睡著了!做了個夢,夢見自己站在四明山的最高處呼吸著山頂最清新的空氣,心曠神怡,遠處眺望看到了我們昨天走過的所有的路和堅強的隊友們,看到了丫丫的家,看到了昨天晚上我們的小區,還有那條石頭路邊的樹,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美麗!讓人留戀忘返,真的很想把所有的都塞進記憶里,一直不忘!
        突然一陣急促的喇叭聲,把我從夢中驚醒。哦!溪口到了。跳下來轉了到寧波的車。
       本人感受:一個六人自發組織的野營團隊需要鼓勵、理解與支持,更需要每個人無私的配合與堅強的毅力,才能最后獲的勝利,我們的部門亦需要如此。同樣一個團隊也需要激情,這種激情不光來自自己的心態,更有來自工作之外的生活。野營團隊就是很好的例子。

 

                                          調度部:勵海邦

2009-03-19 14:06編輯 | 回復 | 固頂 | 屏蔽 | 刪除
poposport

普通會員
發帖:4
主頁:  EMAIL:lhf.1225@hotmail.com  QQ號碼:450075799  IP地址:未知  來自地區:未知2
 

小勵文筆如此的好!佩服佩服啊!!!

2009-06-15 01:50編輯 | 回復 | 屏蔽 | 刪除
頁次:1/1頁 每頁10 共2分頁:9 1 :
公司地址:寧波市海曙區和義路168號萬豪中心7樓 郵政編碼:315100
聯系電話:86-574-27996777 傳真號碼:86-574-27963211
版權所有.2008.浙江百富國際物流有限公司 浙ICP備08015663號
西甲24轮直播